略论法兰克福学派研究之语境的中国化

点击数: 本文出自:前程论文网

这是一篇关于《略论法兰克福学派研究之语境的中国化》的内容,需要代写代发请点击940959299咨询!
   摘要:对法兰克福学派社会批判理论的研究尽管成果丰富,但是从中国语境来看也暴露出不可忽视的问题。立足于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语境和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语境,放眼于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的世界视野,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范式对社会批判理论进行批判性研究,阐明它在世界马克思主义理论中的普遍性和特殊性,澄清它与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理论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之间的关系,已经成为当前我国法兰克福学派研究的迫切任务。这样的研究时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关键词:中国语境;法兰克福学派;社会批判理论;中国化马克思主义
   一、国内法兰克福学派研究现状及其问题自1978年以来,由于其鲜明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宗旨和对资本主义的激烈批判,作为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典型代表,社会批判理论以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他者”视角被传人中国,并逐渐在哲学、社会学、政治学、法学、文艺理论、新闻传播学、经济学等领域得到广泛传播和深人研究,目前已然发展成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中极其重要的领域,成为了中国学术界的一道靓丽风景线。纵观国内学者对法兰克福学派的研究史,这些研究主要分为四个不断深人的研究模式:
  第一种模式,翻译介绍法兰克福学派的各种着作,其目的是将社会批判理论呈现给中国读者。这是大多数中国读者理解社会批判理论的基础,因而是非常必要的。截至目前,学界已经将《启蒙辩证法》、《否定辩证法》、《单向度的人》、《交往行动理论》等主要代表作翻译成中文,其中有些着作还有多个译本,不过还有许多重要着作还没有翻译成中文,如哈贝马斯的晚期重要着作((真理与论证》等,另外,有些译作还需要进一步完善。
  第二种模式,在翻译介绍的基础上分专题对法兰克福学派整体或代表人物的理论观点进行文本学解释。对此作出卓越贡献的研究者有徐崇温、江天骥、燕宏远、陈学明、欧力同、薛华、张一兵、王晓升、王凤才、傅永军、童世骏、艾四林、曹卫东、李淑梅、谢永康等。他们分别从学派的总体观点、资本主义批判等专题、代表性着作的解读等视角进行了广泛而深人的研究。
  这两种模式关注的核心问题为“社会批判理论是什么”、“它有什么样的观点”、“这些观点有什么影响”。虽然有的学者从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出发对社会批判理论进行了批判式解读,有的学者在阐明社会批判理论的内容后,从中国的视角来厘定它们对于中国社会发展的启发意义,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大量研究在今天还是出现了一个让人忧虑的状况,那就是对社会批判理论进行无主体无立场式解读,即对它们的解释往往限于它是什么或他们说了什么,而关于解释者是谁、在哪里解读等信息却被悬搁了,当然就无从对它们作出正确或错误的评价了。我们把这种研究称为“还原式研究”,即研究的目的是还原作者的思想,搞清楚作者说了什么。
  第三种模式,随着解释性研究的丰富和细化,许多研究者未经过语境的中国化就将社会批判理论直接拿来解释和批判中国的社会问题,企图把社会批判理论作为分析和解决中国问题的理论框架和思想资源而加以直接运用。我们称此为“拿来主义式研究”。这表现为两个方面:根据传统教科书式马克思主义的理解,将与教科书不一致的观点作为与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相对立的错误理论加以排斥,以为反面教材;将在研究者看来正确的观点用来直接解释中国的现实问题,以为借鉴。
  第四种模式,从中国化的视角来研究社会批判理论。这方面的研究成果可分为由外到内的几个层次: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总体发展的角度,衣俊卿等学者提出中西马克思主义应该平等对话,相互交融;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的角度,汪信砚、何萍等学者多次提出,要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范式研究西方马克思主义;从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的角度,王雨辰、傅永军、赵勇、曹卫东、刘森林、陶东风等学者提出,对法兰克福学派的研究需要经过中国化的语境转换。如傅永军指出,社会批判理论唯有融入中国自己的社会批判话语之中,将自身中国化,才能真正从舶来的外部批判语言变成为中国语境下内生的批判语言。①第五种模式,将社会批判理论的观点或学说与中国化马克思主义进行比较研究。
  这方面的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只有零星的几篇论文,如刘红梅的《毛泽东和早期法兰克福学派关于人与社会观点的比较研究》、刘晓玉的《毛泽东与马尔库塞科技观的差异性》等等。虽然如此,这种模式却已在越来越多研究者中达成共识。2011年4月16日至19日举行了“中外比较视域中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研讨会,与会学者对中西马克思主义比较的必要性、可能性和路径进行了热烈的讨论。②我们认为,上述五种研究模式各有所长,都是法兰克福学派研究所需要的,然而,这些研究已然暴露出一些需要深刻反省和不断探索的间题。目前研究的主要问题是过于偏重第一和第二种模式,即文本的翻译和解释模式,而忽视了其他模式的优势,导致了如下的后果:
  第一,仅依据其文本而限于回答“是什么”的文本译介或解释性研究导致研究主体的不明确,从而致使社会批判理论研究丧失了可靠的立足点和研究的方向,进而许多研究只述不评或不能准确地评论。第二,只限于解释而缺乏正确评价的研究丧失了与社会批判理论作者或国际研究者对话交流的基础和话语权,从而处于封闭地被动接受和学习的境地。第三,缺少了中国语境的社会批判理论研究,必然导致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缺场,使得在同样视域中出现了“两种”平衡发展不相往来的“马克思主义”,甚而导致作为总体的马克思主义的分裂或矛盾,因此严重阻碍了马克思主义的创新与发展。第四,缺少了语境中国化的阶梯和环节,削弱了社会批判理论对于中①参见傅永军:《接受与拒斥—批判理论在中国大陆的命运》,载《山东社会科学》2侧为年第8期。
  ②具体观点参见都戈:《“中外比较视域中的马克思主义研究”理论研讨会综述》,载《现代哲学》2011年第3期。略论法兰克福学派研究之箱境的中国化141国重大理论问题和现实问题的意义。第五,没有中国的特定语境,法兰克福学派研究就难以摆脱其欧洲中心主义的局限,从而限制其自身的发展。第六,作为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之典型形态的法兰克福学派研究的现状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和加剧了今天“马克思主义理论”一级学科下“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与“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画地为牢不相往来的局面,这种局面既限制了中国化马克思主义与西方马克思主义之间的对话交流,又阻碍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在当代的整体发展。
  二、法兰克福学派研究之语境中国化所涉及的主要问题(一)从中国语境来研究社会批判理论有无可能性?作为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与西方发达资本主义社会相结合的产物,法兰克福学派的社会批判理论对西方资本主义制度、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资本主义意识形态以及与资本主义相伴随的现代性问题、科学技术等问题进行了深刻地批判,在马克思等经典作家的基础上进一步探索发达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中国学者对法兰克福学派的研究必然涉及四重语境,那就是世界历史的全球化语境、马克思主义的总体语境、法兰克福学派所赖以产生和发展的欧美发达资本主义语境以及研究者所在的中国语境。
  作为在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产生和发展起来的社会批判理论,在文化迥异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的特殊语境中能否得到准确而深人地解读,进而在马克思主义的不同视域中能否进行跨文化的对话和实现视域的融合?其实,中国语境并不独立于社会批判理论所赖以产生的原初语境、马克思主义发展的总体语境和世界历史的全球化语境之外,相反,由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扩张所形成的世界历史早已突破了东西方的“地理空间”,在全球化的生产实践和交往实践中已形成了同一个“社会空间”,尤其是随着中国在世界历史发展中作用的加强,东方和西方,德国和中国,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被紧紧联系在一起,相互作用,从而形成了社会批判理论在中国的多重叠加的语境效应。所以,社会批判理论与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具有共同的理论背景和现实背景,可以塑造共通的问题指向,实现理论资源的共享与互补,树立共同的政治立场和理论态度。正是这些“共同点”使得从特定的中国语境来研究社会批判理论成为可能。
  (二)从中国语境来研究法兰克福学派的哪些理论?社会批判理论涉猎广泛,那么在中国语境来研究的理论应当满足如下两方面的条件:一方面,它们须是关于中国社会发展所面临和需要解决的重大理论问题与现实问题的理论,另一方面,它们须是法兰克福学派各理论家从马克思主义的角度重点关注和论述的理论。依据这两方面的条件,我们认为应当着重对如下专题进行批判性研究:
  其一,立足于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理论,对法兰克福学派在发达资本主义社会视域中所“重建”了的历史唯物主义进行批判性研究。法兰克福学派大多数理论家都继承了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强调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批判精神、人道精神和实践精神,而将传统马克思主义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辩证关系理解为“经济决定论”、“生产力决定论”等等,并加以激烈批判。由此,马尔库塞和弗洛姆侧重从人本主义视角、施密特从实践论视角、哈贝马斯从交往互动的视角来对历史唯物主义分别进行了重建。在我国当前情况下,对这些“重建”了的历史唯物主义如何评价,如何发展中国化的历史唯物主义等问题,需要立足于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与实践对他们进行批判性研究。
  其二,立足于正在现代化进程中的中国的具体国情,对法兰克福学派的各种资本主义批判理论进行深人研究。比如,霍克海默和阿多尔诺在《启蒙辩证法》中对以启蒙精神为导向的欧洲资本主义现代文明进行了猛烈抨击,揭示了资本主义现代文明在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所形成的宰制机制,由此对现代性采取了大拒绝的态度。而哈贝马斯则在《现代性—一项未完成的设计》等着作中却对现代性进行辩护性批判,试图挖掘现代性的潜力—交往理性,在此基础上对现代性加以完善。对此有必要从中国当代社会主义现代化进程出发来审视法兰克福学派的各种现代性理论,从中反思和比较资本主义现代性与社会主义现代性之间的共性和个性,从而为我国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现代性理论和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提供借鉴意义。
  其三,立足于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理论和当代中国意识形态状况的具体实际,对法兰克福学派的各种意识形态批判理论进行深人研究。法兰克福学派的主要代表均对发达资本主义社会的各种意识形态进行了深刻批判,如霍克海默和阿多诺对大众文化的批判,马尔库塞和哈贝马斯对作为意识形态的科学技术的批判,霍克海默和哈贝马斯在不同的历史条件下对宗教的批判等等。在现代化进程中的社会主义中国应该如何来看待由这些批判所形成的意识形态批判理论,将直接影响到我们对待我国社会发展过程中的大众文化、科学技术以及宗教等意识形态的态度和观点。因此,有必要立足于我国现实社会中的大众文化、科学技术、宗教等意识形态在我国发展过程中的状况来辩证地历史地鉴别相关的社会批判理论对我们的启示,从而为我们正确地引导大众文化、制定合理的科技制度、有效地解决宗教问题提供有益的参考。
  其四,立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理论语境和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①参见王雨辰、张翠:《论法兰克福学派对历史唯物主义的重建》,载《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2007》,湖北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略论法兰克福学派研究之语境的中国化143的实践语境,对法兰克福学派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理论进行比较性研究。法兰克福学派大多数理论家对社会主义都寄予了希望,尤其是马尔库塞和弗洛姆均从资本主义社会的异化现象出发提出了旨在人的解放和自由发展的社会主义理论。有必要将这些社会主义理论与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理论进行比较研究,尤其是关于社会主义的本质、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关系、社会主义的实现路径等问题的理论进行比较,鉴别其正误,厘定其合理之处。
  其五,立足于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历史语境,结合苏联马克思主义等20世纪世界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历史,对法兰克福学派的苏联马克思主义批判进行辩证研究。以马尔库塞为代表的社会批判理论家大多对苏联马克思主义采取了批判甚至全盘否定的态度。对于深受苏联马克思主义影响的中国研究者而言,有必要立足于马克思主义世界化和民族化的历史实际和列宁等苏联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实际,在中国语境下辩证地对它们进行深人的批判研究,这有利于我们克服苏联马克思主义的教条主义错误,更有效地吸取其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
  (三)扣何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范式来研究法兰克福学派的社会批判理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就是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创造并不断发展具有鲜明中国特色和时代特色的马克思主义。.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范式来研究是指,将法兰克福学派作为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理与20世纪发达资本主义社会的实际相结合的产物而纳人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立足于中国社会发展的理论实际和现实实际,将它与中国具体的理论问题和现实问题相结合,来解读、评价和运用社会批判理论的各种重要的观点或学说,尤其是将它们与相关的中国化马克思主义进行比较研究,以揭示出社会批判理论在中国语境中的普遍性和特殊性。这种研究的理论目标就是将作为西方马克思主义一部分的社会批判理论与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有机结合,形成与时代要求和中国社会发展需要相适应的马克思主义。
  三、法兰克福学派研究之语境中国化的重要意义以马克思主义世界化和民族化的世界历史进程为基本视域,在中国化语境下对法兰克福学派的社会批判理论进行全面、系统而深人的研究,具有如下重大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一)理论意义第一,立足于中国的理论问题和实践问题的具体实际,在中国语境下研究社会批判理论,既为当前我国的社会批判理论研究提供了可靠的立足点、评价的依据和研究的方向,又克服了当前混乱而盲目的研究状况。第二,在中国具体的理论语境和实践语境下对社会批判理论进行批判性解读,有利于明确研究的问题意识,进而有助于解决“我们为什么要研究法兰克福学派”、“我们如何评价社会批判理论”、“我们应该借鉴和吸收其哪些思想资源”等根本问题。第三,通过将批判理论与中国具体实际的结合,中国语境下的社会批判理论研究有利于社会批判理论克服其欧洲中心主义的语境局限,拓展其非欧的理论视野,从而促进社会批判理论在中国的生长与创新。比如,在中国的现代化语境下解读霍克海默和阿多尔诺的现代性思想,我们发现,缺少了前现代、现代和后现代共时态的中国视角,单一的欧美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启蒙”、“现代性”、“后工业社会”等必然违背其初衷而走向其反面。这促使我们反思,在中国特定的语境下,“启蒙”、“现代性”、“后工业社会”能否克服自身的局限而获得新生,进而对社会批判理论作出相应批判。第四,在中国语境下,将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研究与社会批判理论研究有机结合起来,促进双方的交流与合作,既有利于突破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中国问题视野,呈现其作为马克思主义普遍性的世界向度,增强中国气派的马克思主义的国际影响力,又有利于丰富其中国经验和中国风格的内涵,进而催生出新的理论生长点。第五,中国语境下的社会批判理论研究有助于我们在马克思主义的发展与创新的过程中克服教条主义的错误,在形形色色的“马克思主义”观点或学说中更清楚地分辨真假马克思主义,甄别正确的或错误的“马克思主义”观点,在反思和批判中推动世界马克思主义各种形态的融合与创新。第六,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范式下对社会批判理论进行哲学、政治学、社会学等跨学科交叉研究,有助于拓展和延伸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的理论领域和问题空间。
  (二)现实意义第一,在中国语境下对社会批判理论进行批判性研究,尤其是对它们关于现代性、科学技术、大众文化等间题所形成的理论、观点和学说进行研究,有利于合理地引导针对中国当前现实社会问题的各种“批判”话语,形成理性的、积极的、健康的中国式批判话语,进而促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健康有序发展。第二,在中国具体的理论语境和实践语境下研究社会批判理论,有利于借鉴和吸收社会批判理论关于异化、现代性、科学技术、启蒙理性、大众文化、社会主义革命、苏联社会主义等重大问题所形成的正确观点和批判的方法,为深刻反思和顺利解决我国在现代化历史发展过程中所产生的相关问题提供有益的参考。正如贺翠香所说,“中国本土语境接受和传播法兰克福学派的批判理论绝不是将之看作是欧洲文化遗产的经典来共享,而是由中国现实的社会需求出发,积极地向西方借鉴能用来指导和解决我们社会问题的理论诉求”①,因此,立足中国语境,形成中国的社会批判理论,从而解决中国问题,理应成为中国语境中社会批判理论研究的现实目标。第三,从学科建设来说,在中国具体的①贺翠香:《法兰克福学派在中国的影响及其意义》,载《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2年第略论法兰克福学派研究之语境的中国化745理论语境和实践语境下研究社会批判理论有利于“马克思主义理论”一级学科下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等各二级学科的对话交流,协调发展,以此探索一种适合中国的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的有效路径,进而促进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健康而全面的发展。总之,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语境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语境是中国学者研究法兰克福学派的根本立足点,只有深深植根于中国语境,才能吸收和消化社会批判理论,才能形成中国式批判话语,也才能解决中国问题。

[正文图表略.]
【前程论文网(www.qianchengone.com),专业之手,论文必达,助你解除论文烦恼!再无论文之忧!】
  • 【责任编辑:前程论文网】
  • (Top) 返回页面顶端

前程论文网友情提示:

    1.本站刊登此文只为传递信息,不表示赞同或者反对作者观点。如果此内容给您造成了负面影响或损失,本站不承担责任。如果本篇内容涉及到您版权的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在收到您的反馈信息后会尽快核实并妥善处理。
  • 2.为了更好的服务各高校及有代写论文需求的大学生、硕士生、博士生,本站特别开设专家答疑服务,由权威人士为您解答代写各类论文的相关问题,并提供最专业的写作方案和建议。
  • 3.有关代写代发业务(流程),请咨询在线客服(代写QQ、发表QQ)。

服务指南

分类大全 代写范围 汇款方式
联系我们 信誉介绍 最新完成稿件

联系方式

论文代写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940959299
论文发表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940959299
售后服务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577611937
>>>>>>>>>>怕骗必看<<<<<<<<<<
   本站标准化作业,分售前售后,
是为了让您得到更细致、精准、专
业化的服务,同时推出论文定期进
度查询工作,承载信任助您成功 !
加盟合作QQ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577611937
联系邮箱:57761193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