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霞客游记》的动物别称词研究

点击数: 本文出自:前程论文网

这是一篇关于《《徐霞客游记》的动物别称词研究》的内容,需要代写代发请点击940959299咨询!
第一章 绪论
1.1课题来源
1.2国内外研究现状
1.3该论文研究的目的和意义
1.4《徐霞客游记》中动物别称词的研究方法
1.4.1 别称词的界定
1.4.2 别称词与借代词的区别
1.4.2 动物别称词的研究方法
第二章 影响动物别称词产生的因素
2.1 社会因素
2.1.1习俗、民风因素的影响
人之所以与动物有本质的区别是其社会属性,而这个社会属性最根本的是其文化,各个地区的人在长期的历史过程中沉积下来属于自己的文化就是这个民族的民风和民俗,一个民族的民风和民俗可以跨过国家灭亡、地理变换、时间流逝这些因素成为这个民族区别与其它民族的本质区别、成为人与动物的区别,所以说民风、民俗的影响是巨大的。    
民风民俗是一种约定俗成的文化心态和生活习惯,一旦形成就具有很强的稳定性与传承性。依托民风民俗资源产生的文化产业是资源型文化产业,对资源具有很强的依附性。明代刘基的《送普颜子寿赴广西宪幕》诗中说:“偏方异习俗,赋性实同调。”《史记·秦始皇本纪》中说:“遂登会稽 ,宣省习俗,黔首斋庄。”唐代高适的《饯宋八充彭中丞判官之岭外》诗中说:“彼邦本倔强,习俗多骄矜。”《荀子·大略》中说:“政教习俗,相顺而后行。”每个区域、每个城市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民风民俗,他们或者是以农耕文化为主要特点的汉族民俗,或者是以渔猎为主要特色的满族民俗,或者是以游牧生活为主要特征的蒙古民俗,这都是有的。
我国文化历史悠久,文化资源丰富。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军事地位,民风民俗极具独特性与稀缺性,民俗资源开发大有可为。作为文化大国,我国具备较强的文化感知性,其在动物别称词方面也具备较为独特的艺术特色。动物作为万物发展的起源,对动物动物别称词的描写与动物的名称词研究有着独特的见解和认知,其不仅有利于动物别称词的语音、词义和文化之间的关系,还可以对语言和文化的绵及保存有着较为重大的意义。
人类与动物的关系极为密切,特别是像“老虎、鳄鱼、猿猴、野鸭、老鼠”之类的动物,它们不仅是人类在地球上共同生存的伙伴,更是人类重要的食物来源、农耕工具,甚至曾是人类原始的精神寄托,人类对这些动物的外形、习惯、品性等自然属性可以说非常了解。在漫长的人类发展历史中,在人类创造和丰富语言的时候,就很自然地将动物的自然属性运用到词义的引申中去。而不同的地区都有着自己独特的动物别称词特色,我国作为文化的起源地,在动物别称词方面个性鲜明。作为多民族的融汇地区,动物语言文字也受到了多元化的影响,并且增加了民族语音的成分。学界对“动物别称词”概念的界定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动物别称词意义说”的学者认为“动物别称词”其实就是动物名称词的本意之外的词义,如引申义、比喻义和象征义。这些词义都带有了一定的感情色彩和喻体色彩,这是这种语言特有的词义,无法和其他语言进行对译。汉语中存在很多这样的词,例如:“鸡--吉”、“羊--祥”、“猴--侯”等,这些哦度是不同地区对于不同动物给与的不同含义,这些来自人们民俗心理的联想虽然没有任何科学依据,但很有代表性地反映了不同地区民风、民俗独有的思维方式。
动物别称词民俗文化资源是形成不同地区从客源地到相应地区参加到当地民俗文化的促进因素,并能产生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福义等认为动物别称词民俗文化资源就是指那些丰富多彩的语言表达能力,并产生社会经济效益的民族民俗风情资源。学界对动物别称词民俗文化资源的研究多强调语言基础上的内容精神性。作为具有吸引力、能开发利用并能产生巨大社会经济效益的资源,民风民俗资源可以为动物别称词民俗文化资源发展提供原材料,对不同地区的文化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2.1.2政治因素的影响
动物是地球特有的种族,它既是物质文明的结晶,又具精神文明的含意。人类社会经过蒙昧、野蛮到文明时代,缓缓地行进了几十万年。我们的祖先在与猿猴相揖别以后,批着兽皮与树叶,在风雨中徘徊了难以计数的岁月,终于艰难地跨进了文明时代的门槛,懂得了遮身暖体,创造出一个美好的物质文明世界。然而,追求美是人的天性,为动物冠一个好听的名字,就像为其增加了美化的功能。几乎是从动物起源的那天起,人们就已将其生活习俗、审美情趣、色彩爱好,以及种种文化心态、宗教观念,都沉淀于动物别称词之中,构筑成了动物文化精神文明内涵。
美国人类学家英菲曾经说过:“一个文化项目是外来渗透的结果,还是自然独立发明的产物,这个问题对于那些注重历史遗产的人来说是非常关键的,对于那些运用比较研究方法的人来说也是很重要的。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在所有文化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内容,最先都是以文化渗透的形式出现的。”要了解中国动物各种各样的名称、别称词、特点、外形以及个性,首先就需要了解中华民族博大深邃的动物文化发展轨迹,这样才能通过浏览,去着意开掘中华动物别称词文化的底蕴。
新中国建立后的考古学和古动物学的成就,已经把动物文化的源流,科学地上溯到原始社会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山顶洞人阶段。在此以前更遥远的时间,人类开始用捕猎所获的兽皮来掩盖保护身体和保暖。夏天则拣取树叶遮掩阳光免受炎热。这标志着人类刚脱离了动物境界,原始动物的名称也已经逐渐出现的雏形。而山顶洞人遗存中发现的利用缝纫加工为特征的表现文化,在后期逐渐被延伸为“孙悟空”的原型,而“孙悟空”则是“猴子”的别称词。这时候的已不再是简单的利用现有的资源进行改变,而演变成合乎人类生活需要的名称与角色,开创了中动物别称词文化的先河。
我国动物别称词文化的历史源流,若从古典中寻找,总会将其归结于三皇五帝。如我们小时候耳闻能祥的《鹅鹅鹅》:“鹅鹅鹅,曲颈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还有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中的“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孟子。梁孝王上》的“数(cù)罟(gǔ)不入洿(wū)池,鱼鳖不可胜食也。”又如在汉语的交际中还有一些词语如“虎”有“比喻威武勇猛”的词义,“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苛政猛于虎”等,均将老虎作为一种“凶狠、残暴、恶毒”的表现,并将其赋予政治含义。这个时代,从考古发掘的文化古籍遗存对照,这些古诗或者文献中大多都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而逐渐发展,其中虽然增加了时代的烙印,但是也在其中增加了部分政治因素,而政治因素也逐渐开始对动物别称词加深了影响的成分。
2.2 文化因素
2.2.1 外来词因素的影响
“外来词的出现与存在是基于功用的。没有功用,外来词也就失去存在的价值与必要。”外来词在语言上的功用是主要的,也是特别明显的。外来词作为文化的载体之一,它是文化的一种符号。外来词还是社会活动的参与者,它反映社会的变动,反映使用外来语的社会成员的层次类别,所以它又是社会的一种符号。此外,外来词是由人创造并使用的,而人是一种心灵动物,因此,外来词在具有文化、社会的功能同时还带有心理的功能。
今天的时代是人类生产力发展最快的时期,科技进步日新月异,网络正改变整个世界。不同民族的人们比以往任何时代的接触都更加紧密。文化多元化,无论是通过文化吸收、文化渗透、文化演变、还是文化侵略,打破了地域文化、本土文化的独霸格局。语言不仅是人们交际的工具,更是文化的载体。语言与社会同步变化,同步发展。从语言的视角可以切入社会,从语言的变化可以观察社会的发展与变迁。就像在《四库全书总目》中称:《容斋随笔》称此书为《车酋轩使者绝域语释别国方言》, “以‘代’为‘域’, 其文独异。然诸本并作‘绝代’, 书中所载亦绝无绝域重译之语。洪迈所云盖偶然误记。”洪迈的说法见《容斋三笔》卷十五, 《提要》指出洪氏误记是正确的。但是认为扬雄《方言》“所载亦无绝域重译之语”, 则欠妥当。“绝域重译之语”就是通常所说外来词。根据近人研究, 在《方言》里面确实有一些外来词。例如:《徐霞客游记》的动物别称词研究
“貔, 陈楚江淮之间谓之豸来, 北燕朝鲜之间谓之豸否, 关西谓之狸。”这是讲野猫一词在当时各个方言里面的情况。郭璞《方言注》在“豸否”字下说: “今江南呼为豸否狸。”《方言》的这条材料在曹魏张揖编写《广雅》的时候也收录了, 但是把“狸”写作“豸里”。戴震作《方言疏证》指出: “豸里、豸来一声之转, 豸否豸里转语为不来。故《大射仪》‘奏狸首’郑注云: ‘豸里之言不来也。’”“豸否 ( 貔) ”、“豸来”、“狸”和“豸否狸”、“不来”应该是相同的词, 它们原来带有pl-的复辅音, 由于语音的变化, 关西称为“狸”, 保留了边音声母, 北燕朝鲜称为“豸否”, 保留了双唇音声母。今天黔东苗语称猫为pi、pai 正好和“貔”相对应。而川滇黔苗语称猫为pli、ple正好和“豸否豸里”、“不来”相当。这应该是一个苗瑶语族的词。
再如: “野凫, 其小而始没水中者, 南楚之外谓之辟鸟 , 大者谓之鹘 ”。野凫就是野鸭。鸭现代壮语叫pit、布依语叫pit、傣语叫pet、侗语叫pat, 它们和汉语“辟鸟 ”的“辟鸟”的古音相近, 扬雄记录时把“辟鸟”音后面的韵尾辅音做了标记。它可能是一个古代百越民族语言的词。这种均属于外来词。
民族和民族语言的研究取得了很大的进展, 经过深入的研究, 一些学者逐渐明白了民族的交往, 语言的接触, 相互之间会产生词汇的借用, 从而出现了外来词。各类与动物有关的外来词问题也逐渐受到人们的关注。在研究方法上, 学者们主要是将动物别称词里面的外来词, 根据古音学的知识构拟出汉代的语音形式, 然后把它和少数民族语言在意义上相同或相近的词作比较, 如果语音上能够对应得起来,意义上也说得过去,那就承认这个词是从某个民族语言借来的。而且语言是在不断变化的,语言的变化表现在语言的各个方面。语音、词汇、语法都在变化,它们的变化是不平衡的,有的要素变化快一些,有的要素变化慢一些,但是总在发生变化。明朝到今天将近600多年, 动物别称词里面的外来词上的变化已经非常明显,汉语语音史的研究成果可以使我们能够比较清楚地构拟出那个时期语音形式。但是从那个时候到今天, 语言也已经发生了变化,汉语发展快一些, 少数动物别称词里面的外来词发展慢一些, 这也不是不可能的。只有在这样的特定条件下, 动物别称词里面的外来词还保留了更古的形态。
2.2.2 修辞性用法因素的影响
     动物别称词形象性表达开始于人类思维的起点,在语言产生后形象性表述得到了更充分的应用。在解释、描述世界的过程中, 动物形象性修辞不断发展。而作家个体的复杂性及作家对语言形象性表达的创新追求,使得语言形象性修辞更加丰富多彩。
人类的“思维是借助一种更合适的媒介—视觉意象—进行的”,这就决定了表达人类思想的动物别称词离不开形象描述。可以说,没有动物形象的呈现,就无法实施智的活动。没有丰富的语言形象性修辞,就无法对客观世界和主观思想、情感进行充分的表述。因此,不仅动物别称词语言形象性修辞种种辞格(诸如比喻、象征、比拟、间接夸张等)的研究十分必要,而且直接或间接影响动物形象性修辞的各种因素也应当引起研究者的重视。因为它们是语言形象性修辞发生发展、存在的“基因”、营养和条件。
在《幽明录》中就曾经记载:“宋高祖永初中,张春为武昌太守。时有嫁女未及车,忽便失性,出外殴击人,垂云已不乐嫁俗人。巫云是邪魅,乃将女江际,击鼓以术祝治疗。春以为欺惑百姓,制期须得妖魅。後有一青蛇,来到巫所,即以大钉钉头。至日中,复见大龟从江来,伏前,更以赤朱书背作符,更遣入立。至暮,有大白鼍从江中出,乍沉乍浮,向龟随後催逼。鼍自忿死冒来,先入幔,与女辞诀,女恸哭,云失其姻好。自此渐差。或问巫曰:“魅者归於何物?”巫云:“蛇是传通,龟是媒人,鼍是其对。”在此期间,刘义庆在“鼍”上不断进行重量的描写,并将其逐渐妖魔化与虚化,使其具备一种形象性的修辞,在语言的形象性描述下,“鼍”是可感的、可以意会的。“‘巫云是邪魅,乃将女江际,击鼓以术祝治疗。春以为欺惑百姓,制期须得妖魅。”是魔化的鼍。“後有一青蛇,来到巫所,即以大钉钉头。”是形象的鼍。或问巫曰:“魅者归於何物?”巫云:“蛇是传通,龟是媒人,鼍是其对。”是对鼍的一种神话与虚化……同一种动物可以给人以不同的感受,不同的情景、不同的学者做出了各不相同的形象描述,即使是鼍在不同的心情下中所做的形象描述也展现为不同的样貌.以至于修辞格的使用也出现差异和变化。这类现象呈现出的事实是学者群体具有复杂性,描述者个体之间具有差异性, 学者主体具有变化性。一方面不同时代的学者生活在不同的社会环境中,受到不同时代政治经济制度的影响。受不同地域文化、不同文学思潮的限制和推动,受到外来文化乃至宗教文化的冲击等等,创作中的审美追求大不一样。另一方面, 学者个体是具有不同价值观念,不同审美趣味,不同气质的人,他们还会有各不相同的情绪记忆及特定时期的创作冲动等等。这些决定了学者个体对动物别称取名的独特的选择性。学者中作家强烈的主观意识和主观感受常常伴着极富个性的语言形象性描述宣泄而出。为了成就动物别称词追求审美价值的特性,力求使自己造成的动物别称词完美独特, 学者们也会挖空心思寻求高妙的修辞手段。语言形象性修辞也就在学者们苦苦的创作探索中得以丰富和发展。可以说, 动物别称词形象性修辞丰富发展的历史,就是学者探索表达方式的历史。动物别称词形象性修辞的发生发展具有历时性,而影响动物别称词形象性修辞诸因素的存在往往具有共时性,且在特定时期内会出现影响程度的不同。
2.2.3 典籍、方言因素的影响
人类社会是不断向前发展的,动物别称词作为人类表达和交流思想的工具也在不断地发展变化。其中,动物别称词要素中最快、最显著的变化当属典籍与方言。这不但表现为新的动物别称词的产生,旧的动物别称词的消亡,并且表现在很多词泛化出新的意义。传统的典籍与方言对动物别称词的演变往往局限于从语言结构本身和从社会历史。
首先,典籍和方言可以充分体现动物别称词的认知性原则。动物别称词发展追求的目标是既能表意清楚完备又不过分地增加听者的认知程度。典籍和方言就是用最通用的音形表达更复杂的动物别称词内涵,因此,典籍和方言这种形式使动物别称词的发展恰好满足了语言的认知性原则的要求。
其次,典籍和方言表现了人类对动物别称词强大的认知能力,也依赖于人类的认知能力,认知使人们运用典籍和方言的方式灵活地驾驭动物别称词成为可能。当认识到两种事物或行为的相似性或相关性之后,人们就会通过联想对动物别称词进行典籍和方言的推演,有意识地改变动物别称词的使用环境,丰富自己的表达。这一有趣的语言现象使得动物别称词更加灵活,更具表现力,从而丰富典籍和方言的内涵。
第三,一般来说,典籍和方言中的动物别称词主要发生在词汇层面,通常表现为旧词添新义。以往的研究常常将动物别称词归于历史、社会和文化等原因。诚然,这些都是动物别称词发展的重要因素,但它们只是外部因素,只能说明其必要性。究其内因还是来源于语言使用者的认知思维。只有典籍和方言中的认知因素才能触及动物别称词发展的内在机制和可能性。
第四,方言动物别称词是非常独特的一类词,具有鲜明的特征。起初为其命名时大都有一定的寓意。譬如隐射动物的性格、动物的种类、动物的特点等;另一方面,这些别称词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能映射出当时的人文背景、社会风俗、文化渊源等。据“洋蠛蠛----蜻蜓”、“飞泡子----蝴蝶”、“、麻公、麻拐----青蛙”、“麻袋子、麻食袋----蝌蚪”、“肥泐子、肥食----蚯蚓”、“毛虎头----猫头鹰”、“土鲤鱼----穿山甲”等。
蜻蜓蝴蝶青蛙
蝌蚪猫头鹰穿山甲
2.3 认知心理因素
自我国开设语言课程的第一天起,人们就从来没有间断过对动物别称词的研究,并相继产生了多种理论和教学模式,卓有成效地指导着我国动物别称词教学实践。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相关学科、交叉学科理论的出现,人们仍然给予这一领域以足够的关注度,不断地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对其进行更深入、更广泛的研究,从而使动物别称词的研究逐渐走向整体化、综合化,形成全方位、多维度的研究态势。近几年来,我们注意到:随着现代认知科学的发展以及它在语言学中的广泛应用,对动物别称词的研究进入了一个全新领地,这也为动物别称词的研究开辟了一个新视角。而我国对动物别称词的认知心理因素这一问题的研究,是伴随着认知科学的发展而开始的。在语言学研究领域中,它主要体现在心理语言学这个交叉学科中。
关于认识心理因素中,其对动物别称词有以下几种影响:首先,概念方面,它是指认知心理中将动物别称词与外部世界现象联系起来的那部分意义,即认识心理中所包含的最基本、最本质的意义成分。它是动物别称词体系中的核心,是在在认知心理中表达出来的词的最基本义,因此,动物别称词的意义比较稳定,变化不大;其次,内涵方面。认知心理是指动物别称因指称而具有的,附加在其概念意义上的意义,是概念意义以外的意义。内涵意义对动物别称词来说是附加意义,不是动物名称基本组成部分。而是人们对动物别称词所表示的动物所怀有的情感或所持的态度,换言之,动物别称词的认知心理是该词在人们心中所暗示出的一种情感方面的联系,它会因社会和文化背景不同而异,还可能会因人因时而异;第三,社会意义方面。动物别称词在使用中所表达的社会环境意义叫做社会意义。动物别称词的实际运用可分为不同的使用场合,有的动物别称词可以应用于各种场合,有的动物别称词则只适合于某一特定场合。由于使用场合不同,在认知心理中动物别称词往往会表达出不同的意义来。例如,概念意义相同的动物别称词可能会有不同的社会意义;第四,情感方面。动物别称词中的认识心理是用来表达说话者的感情、对交际对象和所谈事物的态度。例如,《录异记·异龙》中有:“鼋,大鳖也。”《尔雅翼·鼋》中也说:“鼋,鳖之大者,阔或至一二丈。”这些动物别称词并没有专门的概念意义,却可以直接表达情感意义。但是情感意义基本上是依附性的,它不是一种独立的意义,要通过概念意义、内涵意义或社会意义等表现出来;第五,反映方面。动物别称词中的认识心理是指有些词,人们听到和读到某个动物别称词时,脑海中会联想起别的东西或事情,即能引起听者或读者产生某种联想。例如,“霜锋擗石鸟雀聚,帆冻阴飙吹不举。芬陀利香释驎虎,幡幢冒雪争迎取。春光主,芙蓉堂,窄堆花乳,手提金桴打金鼓。天花娉婷下如雨,狻猊座上师子语。苦却乐,乐却苦,卢至黄金忽如土。”其中语言使用中的“禁忌语”(为了怕使人难堪而避免使用的词),和“委婉语”(用令人愉快的词代替令人厌恶或禁忌话题的词)这两种现象正是与动物别称词的反映意义有关;第六,搭配方面。动物别称词是指词在具体语境中所产生的意义,是动物别称词在认识心理因素的搭配习惯或词在固定组合中所具有的意义。一方面,由于语言习惯的作用,同一个词在与不同的词搭配时,往往会产生不同的搭配意义;另一方面,有些词尽管有相同的概念意义,但是由于搭配意义不同,意义也有所区别;第七,主题意义。认识心理因素是指人们在用语言传递信息的过程中,通过调整语序,变换句子焦点或实施强调等方式使句子的强调点得到适当突出,从而传达出动物别称词的意图和目的意义。
认识心理因素与动物别称词密不可分,认识心理因素是动物别称词的载体和表现形式,它是一个民族历代智慧的积累和文化的结晶。各区域内不同的文化给动物别称词都打上自己本身的独特印记。一个区域的动物别称词文化在其所使用别称词的各个层面上都有所反映,而在词层面上体现得最为突出,涉及面也最为广泛。如果根据上述利奇对意义的界定,七种意义中,从本质上来说,动物别称词的内涵意义、情感意义、反映意义、搭配意义和社会意义等都与文化有关,俄语词通过这些意义传递认识心理的动物别称词文化传统等信息,是认识心理因素在动物别称词词语义体系中的反映。它们是动物别称词的附加意义,可以作为动物别称词的使用背景。
第三章《徐霞客游记》中主要动物别称词分析
3.1《徐霞客游记》中主要动物别称词
3.1.1於菟
“於菟”是一古词,而在远古生活中也有关于青海的古羌人崇拜虎图腾的遗绪之说,而於菟在汉语典籍中是“虎”的别称。早在《左传·宣公四年》中记载:楚人为乳谷,谓虎於菟。《辞海》:“於菟,虎的别称”。《辞源》中解释:今湖北省云梦县址古称於菟。与这一称谓有关的故事中讲述,楚国著名的政治家令尹子文是个私生子,被丢弃在云梦泽这一地方,被一只母虎抚育长大,其名彀於菟,当时楚国称老虎为“於菟”,把喂乳叫“彀”,意思是“虎乳育的”。因而这地方被称为於菟。
全文共有2处提到於菟,第一次是出现在《游天台山日记》,第二次出现在《粤西游日记》。天台山在四川,粤为广东。两个不同的地区都称虎为於菟。但是经工具书的查找,老虎的别称词还有很多比如山君,这是根据《说文》的解释而来的。明代朱谋韦所著的《虎苑》中说:“虎为兽长,亦日山君。” 李耳西汉杨雄撰的《方言》中说:“虎,陈魏宋楚之间或谓之‘李父’,江淮南楚之间或谓之‘李耳’。”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说:“李耳”当作“狸儿”,“狸”是猫一类的动物,俗称野猫。虎与猫同科,且形状相似,所以至今南方一些地方仍把老虎叫“老猫”。
3.1.2兕
兕是一种与犀牛相当类似的生物,在汉语典籍中是“犀牛”的别称。《山海经·海内南经》有这样的两段记载,“兕在舜葬东,湘水南。其状如牛,苍黑,一角。”“兕兕西北有犀牛,其状如牛而黑。”,由此可见,虽然相似,但二者并非完全相同。如同形容名山大川必言仙鹤白鹭一般,古籍里要形容地方险恶,也多言“其上多犀兕虎熊之类”。而在《西游记》中也曾有一段记载,太上老君所骑青牛走落凡间成精,使着一个圈儿,套去众神好多兵器,这只青牛就是兕了。吴承恩写到:“独角参差,双眸幌亮。顶上粗皮突,耳根黑肉光。舌长时搅鼻,口阔板牙黄。毛皮青似靛,筋挛硬如钢。比犀难照水,象牯不耕荒。全无喘月犁云用,倒有欺天振地强。两只焦筋蓝靛手,雄威直挺点钢枪。细看这等凶模样,不枉名称兕大王!” 
全文共有1处提到兕,出现在《游嵩山日记》,“绕水之两崖,则为鹄立,为雁行:踞中央者,则为饮兕雌犀牛,为卧虎。”嵩山又称嵩岳、玄岳、中岳,为五岳之首。但是经工具书的查找,犀牛的别称词很少。《左传·宣公二年》中说“牛则有皮,犀兕尚多,弃甲则那?”《列子·仲尼》中说“吾之力能裂犀兕之革,曳九牛之尾。” 晋左思 《吴都赋》:“乌菟之族,犀兕之党。” 
3.1.3鹄
鹄在汉语典籍中是“天鹅”的别称。天鹅。它比雁大,羽毛白有光泽,也有黄鹄、丹鹄,生活在湖、海、江、河。天鹅指天鹅属的鸟类,属游禽。除非洲、南极洲之外的各大陆均有分布。为鸭科中个体最大的类群。颈修长,超过体长或与身躯等长;嘴基部高而前端缓平,眼先裸露;尾短而圆,尾羽20~24枚;蹼强大,但后趾不具瓣蹼。喜欢群栖在湖泊和沼泽地带,主要以水生植物为食,也吃螺类和软体动物。多数是一夫一妻制,相伴终生。求偶的行为丰富,雌雄会趋于一致的做出相同的动作,还会体贴地互相梳理羽毛。一年繁殖一次,卵的体积较大,如大天鹅的卵有400多克重。幼鸟为早成雏。迁徙时会多群集结,但仍是小群行动。
全文共2处提到鹄,第一次出现的在《游嵩山日记》“绕水之两崖,则为鹄立,为雁行”,第2次出现在《游太和山日记》“瞻叩毕,天宇澄朗,下瞰诸峰,近者鹄hú天鹅峙,远者罗列,诚天真奥区也实在是未受人世礼俗影响的中心腹地!”嵩山在河南生息不,术语伏牛山系,为五月的中岳,而太和山也就是武当山,为湖北省西北部的十堰市丹江口境内,属大巴山东段。两个不同的地区都称天鹅为鹄(胡)。但是经工具书的查找,袁宏道《满井游记》中曾有记载“高柳夹堤,土膏微润,一望空阔,若脱笼之鹄。”《后汉书·袁绍传》中也提到“今整勒士马,瞻望鹄立。”
3.1.4狻猊
狻猊在汉语典籍中是“狮子”的别称,早在《穆天子传》中就曾记载“狻猊野马,走五百里。”唐代高僧慧曰:“狻猊即狮子也,出西域。”兽名。狮子。唐朝杜甫的《天狗赋》中说“夫何天狗嶙峋兮,气独神秀,色 广东陆丰市“八兽”中的金猊似狻猊,小如猿狖。”清朝蒲松龄在《聊斋志异·象》中说“少时,有狻猊来,众象皆伏。”唐牛上士《狮子赋》:“穷汗漫之大荒,当昆仑之南轴,铄精刚之猛气,产灵猊之兽族。”宋代苏轼的《十八大阿罗汉颂》中说:“手拊雏猊,目视瓜献,甘芳之意,若达于面。”明朝徐渭在《天目狮子岩》中说“一岫插天目 ,宛尔怒猊狞。”明朝袁宏道在《百六诗为丘大赋》中说“决猊与怒蟒,无以喻吾嗔。”与这一称谓有关的故事中讲述,传说中龙生九子之一,形如狮,喜烟好坐,所以形象一般出现在香炉上,随之吞烟吐雾。古书记载是与狮子同类能食虎豹的猛兽,亦是威武百兽率从之意。
全文共有1处提到狻猊,为《滇游日记九》中,“又南为卧狮,在西南坳中,山形再跌而下,其上峰石崖盘突,俨然一如狻猊即狮子之首,其下峰颇长,则卧形也。”经工具书的查找,狻猊的别成词有很多,比如金猊、灵猊、狻麑。前蜀的花蕊夫人在《宫词》中说:“夜色楼臺月数层,金猊烟穗绕觚稜。”明朝的陆容在《菽园杂记》中说:“金猊,其形似狮,性好火烟,故立於香炉盖上。”《尔雅·释兽》中说“狻麑如虦猫,食虎豹。”
3.1.5蟾窟石
蟾在汉语典籍中是“蟾蜍”的别称。早在《名医别录》中提到“此(蟾蜍)是腹大、皮上多痱磊者,其皮汁甚有毒,犬啮之,口皆肿。”《本草拾逝》中说:“虾蟆、蟾蜍,二物各别,陶(弘景)将蟾蜍功状注虾蟆条中,遂使混然,采取无别。今药家所卖,亦以蟾蜍当虾蟆。且虾蟆背有黑点,身小,能跳接百虫,解作呷呷声,在陂泽间,举动极急;蟾蜍身大,背黑,无点,多痱磊,不能跳,不能作声,行动迟缓,在人家湿处。《本经》虾蟆一名蟾蜍,误矣。”
全书共有1处提到蟾窟石,为《江右游日记》,“飞鳌之西有斗姆阁,其侧有蟾窟石,下嵌爲窝,上突爲台,亦可趺fǜ同跗可啸。”经工具书的查找,蟾蜍的别称词还有很多,比如:蟾诸、去甫;蟾、癞虾蟆、石蚌、癞蛤蟆、癞格宝、癞巴子、癞蛤蚆、蚧蛤蟆、蚧巴子。医圣张仲景说:“蟾皆拾,衣不现,奇也”。孙思邈说:“蟾蜕(衣)除恶肿,神也”。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蟾衣乃其蓄足五脏六腑之精气,吸纳天地阴阳之华宝,如若获之一,一切恶疾,未有不愈”。
3.1.6蠖
蠖在汉语典籍中是“尺蠖蛾”的别称。早在汉朝的《说文》中九层记载“尺蠖,屈伸虫也。从虫,蒦声,一名步屈。”《周易·系辞下》中说:“尺蠖之屈,以求信也。”
全文共有1处提到蠖,为《粤西游日记》,“于是脱衣赤体,蛇伸蠖一种昆虫曲,遂出上层〔平庋阁上〕,踞洞口飞石驾梁之上,高呼静闻,久而后至,亦以前法教猱而升,乃共下焉。”经工具书的查找,蠖的别称词还有很多比如步曲、造桥虫等,《考工记·弓人》中说:“麋筋斥蠖。”
3.1.7鼯
鼯在汉语典籍中是“飞鼠“的别称。最早记载鼯鼠并且给予定义的是公元前三世纪中国的词典《尔雅》。但由于科技等多种原因的不发达,对鼯鼠的定义比较含糊,并且由于鼯鼠可以滑行将其定义为鸟类的一种。
全文共有1处提到鼯,为《粤西游日记》,“所攀之石,利若剑锋,簇若林笋,石断崖隔,中俱棘刺,穿棘则身如蜂蝶,缘崖则影共猿鼯一种鼠。”经工具书的查找,鼯的别称词还有很多比如飞鼠或飞虎等,唐朝杨倞在《荀子‧劝学篇》中说:“梧鼠当为鼫鼠,盖本误为鼯字,传写又误为梧耳。技,才能也。言技能虽多而不能如螣蛇专一,故穷。五技,谓能飞不能上屋。能缘不能穷木。能浮不能渡谷。能穴不能掩身。能走不能先人。”明代旅行家马欢著的《瀛涯胜览》内的哑鲁国提到东南亚种鼯鼠:“山林中出一等飞虎,如猫大,遍身毛灰色。有肉翅,如蝙蝠一般,但前足肉翅生连后足,能飞不远。”
3.1.8虺
   虺在汉语典籍中是“毒蛇”的别称。早在诗经中曾有记载“胡为虺蜴”。是一种早期的龙,以爬虫类——蛇作模特儿想象出来的,常在水中。“虺五百年化为蛟,蛟千年化为龙。”是龙的幼年期,曾出现在西周末期的青铜器装饰上,但不多,泛指蛇类
全文共有1处提到虺,为《粤西游日记二(续一)》“时暮色已上,谓已在洞后,从其左越坳而下,即可达洞前,即无路,攀茅践棘,不过里许,乃竭蹶趋之,其坳皆悬石层嵌,藤刺交络,陷身没顶,手足莫施,如倾荡洪涛中,汩汩终无出理。计欲反辄刘公岩,已暝莫能及,此时无论虎狼蛇虺,凡飞走之簇,一能胜予。幸棘刺中翳,反似鸿蒙泥沌未凿,或伏穿其跨下,或蹂踔其翳端,久之竟出坳脊。益觉昏暗中下坠无恐。既乃出洞左蔬蛙中,始得达洞,则参慧已下楗支扉矣。”。经工具书的查找,虺的别成词还有土虺蛇,大毒蛇等。《字汇》中说:“虺,蛇属,细颈大头,色如绶文,大者长七八尺。”《诗·小雅·斯干》中说:“维虺维蛇。”《楚辞·天问》中说:“雄虺九首”。
3.1.9野凫
野凫在汉语典籍中是“野鸭”的别称。早在《广韵》中曾有记载“凫,水鸭也。”凫又叫野鸭、鹜,是一种水鸟,俗称“野鸭”,似鸭,雄的头部绿色,背部黑褐色,雌的全身黑褐色,常群游湖泊中,能飞。生长在江河湖泊中。常常几百只结体飞行,它们飞行时发出的声音很大,它祸害庄稼。
全文共有2处提到野凫,第1处为《滇游日记三》“是日买得一野凫fú野鸭,烹以为供。”第2处为《黔游日记》“ 北下甚坦,半里,路分两岐:一从东北行者,从黄泥堡、天生桥而达省;一从西北行者,为野鸭塘出平坝道。遂从西北下山,一里,抵山下。沿坡陀西行,渐有小水,俱从东北去。”滇是古族名,在今中国云南省东部滇池附近地区;中国云南省的简称。而黔为贵州省的简称。如:黔江(即乌江)。经工具书的查找,凫的别称词还有野福,野鸭等。隋朝的江总在《赋得泛泛水中凫诗》中说:“归凫沸卉同,乱下芳塘中。出没时衔藻,飞鸣忽扬风。浮深或不息,戏广若乘空。春鹦徒有赋,还笑在金笼。”唐代的薛涛在《池上双凫》中说:“双栖绿池上,朝去暮飞还。更忆将雏日,同心莲叶间。”
3.1.10鼍
鼍在汉语典籍中是“扬子鳄”的别称。早在甲骨文中就有有关鼍的记载。春秋时代的诗歌总集《诗经》的《大雅·灵台》中,也有“鼍鼓蓬蓬”的诗句。意思是说,鼍叫起来像敲鼓一样发出“砰、砰”的声响。往后,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西晋张华的《博物志》,明朝李时珍的《本草纲目》等典籍中,都有有关鼍的记载。它是一种现存鳄类中体型很小、行动最迟钝、性情最温驯的鳄类。它与美国的密西西比鳄是近亲,它们的近祖所处年代可追溯到距今8千万年前的白垩纪,远祖所处年代则可追溯到2亿年前的三叠纪。
全文共有1处提到鼍,为《粤西游日记》,“时方禁龙舟,舟人各以小艇私棹于山下,鼍扬子鳄鼓雷殷,回波雪涌,殊方同俗,聊资凭吊,不觉再热。”经工具书的查询,鼍的别称词还有中华鳄、扬子鳄,俗名叫地龙、猪婆龙。《山海经·中次九经》中说:“岷山,江水出焉,东北流注于海,其中多良黾,多产鼍。”《幽明录》中说:“宋高祖永初中,张春为武昌太守。时有嫁女未及车,忽便失性,出外殴击人,垂云已不乐嫁俗人。巫云是邪魅,乃将女江际,击鼓以术祝治疗。春以为欺惑百姓,制期须得妖魅。後有一青蛇,来到巫所,即以大钉钉头。至日中,复见大龟从江来,伏前,更以赤朱书背作符,更遣入立。至暮,有大白鼍从江中出,乍沉乍浮,向龟随後催逼。鼍自忿死冒来,先入幔,与女辞诀,女恸哭,云失其姻好。自此渐差。或问巫曰:“魅者归於何物?”巫云:“蛇是传通,龟是媒人,鼍是其对。”所获三物悉示春,春始知灵验。《说文》中说:“鼍,水虫,似蜥蜴,长丈所,从龟单声。”《广志》中说:“鼍鱼,长三尺,有四足,高尺馀,尾如蜓而大。南方嫁娶,必得食之。魏武赤壁还所掘得之,是也。”
3.1.11狨
狨在汉语典籍中是“金丝猴”的别称。早在《集韵·东韵》中记载:“狨,兽名,禺属,其毛柔长可籍。”《本草纲目》中也曾记载“似猴而大,毛黄赤色,生广南山谷闲。皮作鞍褥。”北宋的宋祁所著的《益部方物略纪·狨》中说:“状实猿类,体被金毳,皮以藉焉,中国之贵。”以为赞语
全文共有1处提到狨,为《滇游日记十一》:“沿西崖石脚,南向披丛棘,头不戴天,足不践地。如蛇游伏莽,狨过断枝。”在今中国云南省东部滇池附近地区;中国云南省的简称。经工具书的查询狨的别称词还有猱、金线狨。《埤雅》中说:“狨盖猿狖之属。轻捷善缘木,大小类猿,长尾,尾作金色。今俗谓之金线,狨生川峡深山中,人以药矢射之,取其尾,为卧�鞍被坐毯。狨甚爱其尾,中矢毒,卽自齧断其尾以掷之,恶其为深患也。狨,一名猱。”清代沈树本《五星岭》中说:“前望怖啼狨,俯视羡归雁。”《埤雅·释兽》中说:“狨盖猿狖之属。轻捷善缘木,大小类猿,长尾,尾作金色。今俗谓之金线,狨生川峡深山中,人以药矢射之,取其尾,为卧   鞍被坐毯。狨甚爱其尾,中矢毒,卽自齧断其尾以掷之,恶其为深患也。”
3.1.12鼋
鼋在汉语典籍中是“团鱼“的别称。鼋在中国历史上早有记载,《录异记·异龙》中有:“鼋,大鳖也。”《尔雅翼·鼋》中也说:“鼋,鳖之大者,阔或至一二丈。”周穆王出师东征到达江西九江时,曾大量捕捉鼋等爬行动物来填河架桥,留下了“鼋鼍为梁”的成语故事。东汉时的许慎在《说文》中也指出:“甲虫惟鼋最大,故字从元,元者大也。”因为鼋的头颈后部常有疣状的突起,所以在我国民间还称它为“癞头鼋”,并认为其十分凶猛,可以伤人,因为它的力气的确很大,可以驮数百千克重的物体而依旧行动自如。在成语中说的是周穆王出师东征,来到江西九江,因江河密布,行军受阻,于是下令大肆捕杀鼋、鼍(音驼,即鳄鱼),用以填河架桥,终于战胜了敌方。
全文共有1处提到鼋,为《粤西游日记》:“鳖南宁颇大而肥,他处绝无之。”经工具书的查询鼋的别称词还有绿团鱼,蓝团鱼,银鱼,癞头鼋,鳖斑,沙鳖等。《左传·宣公四年》:楚人献鼋于郑灵公。鼋在《西游记》中也出现过,当年唐僧西天取经,路过通天河,被八百里河水阻隔,正犯难时,一只大鼋浮水作舟,驮着大师徒四人和白马过河。宋代强至的《陈伯成学士垂访以病中新浴不克见走书二短篇谢之》诗:“时情逐势饵边鱼,贫病由来俗易疎。”
3.2动物别称词在词义上的发展变化
《徐霞客游记》中很多动物别称词的字都是根据造字法而来,而本体词则都是和动物本身的样子外形生活习性有关系。例如,在《徐霞客游记》中运用借代、比喻、拟人等修辞手法为动物起别称,使动物更加形象化、通俗化和美化,使全文更加生动、形象、富于情趣。这方面的别称,可以说是一种雅称。例如: 狻猊与於菟。而在虺、蠖中则是借鉴了《说文解字》中的委婉、避讳的描述方式,一些不想直接表达的、可怕的、不吉利的事物或概念,往往会以别称词来表示,以达到避讳和委婉的目的。但是也有一些例外,例如同音假借的类型,一动物的本称词或因字体繁复,或因不够雅致而用同音假借的方法造出另一个词来。例如: 野凫(福)、狨(荣)等。动物别称词在《徐霞客游记》中是一种艺术型的语言,其在词义思维中具有艺术气质。《徐霞客游记》在动物别称词的构词上经常是使用形象的比喻,而非诉诸事物的本质特征。在语素的复合上加以联想、类比、比喻、借代的方式,选择一个较为适合的别称词作为某种动物的喻体构词,并将形象示意为某种寓意,令人们可以在听到或者看到这个别称词就会联想到某种动物,而这种构词特征在《徐霞客游记》中也较为常见,该类别称词在《徐霞客游记》中为文章增加了许多丰富的色彩。而在描述动物的过程中,也会出现一些形象逼真的传神词语。
3.3动物别称词在结构上的发展变化
在《徐霞客游记》中,在动物别称词结构上更多的发展变化则是从比喻到借代造词的结合运用。比喻,以一个事物比喻另一个事物,喻体的名称直接作为本体的名称。借代是客观存在的一种语言现象。所谓借代,就是把要说的事物不直接说出来,而用同本体事物有密切关系的其它事物代替本体事物。从表达语言的效果来看,借代是一种积极修辞,因而在《徐霞客游记》中持久而广泛地被运用。
例如,《滇游日记九》中,“登其上,则堤内堰水成塘,西浸山麓,东筑堰高丈余即诸葛堰,今尚存。随东堰西南行,二里堰尽,山从堰西南环而下,有数家当曲中在山湾中。南转行其前,又二里,有数十家倚西山下,山复环其南,是为卧狮窝。盖其西大山将南尽,支乃东转,其北先有近支,东向屡下,如太保、九隆皆是也;又南为卧狮,在西南坳中,山形再跌而下,其上峰石崖盘突,俨然一如狻猊即狮子之首,其下峰颇长,则卧形也。
”狮子在明代为一种吉祥物,不仅可以率从百兽,还可以安家定宅,更是一种猛兽的象征。徐霞客游到云南,见周边地势显赫,威武,更是付有一种祥和、吉祥之兆,云烟环绕,似有卧狮,狮子为龙九子之一,主祥和,以“狻猊”对其进行描述,更是从外形的描述像更深层次的神似转替。以具体的实物为喻体来描述当地的风景,不仅可以突出当地的特色,还可以将其联系到“狻猊”,增加了神话意味,也使其可以成为一个自然的生命存在。
3.4动物别称词在描写形式上的发展变化
《游天台山日记》中,曾经提到过“於菟”,其意为“老虎”,在取名过程中附加了神话故事的色彩。但是因为久居山中,为百兽之王,并且其外形体毛颜色有浅黄、桔红色不等,巨大的身体上覆盖着黑色或深棕色的横向条纹,条纹一直延伸到胸腹部,典型的山地林栖动物,被称之为“山君”,当之无愧。
《滇游日记十一》中,“狨”为金丝猴,其意为猿猴类,毛色金色,浑身有绒毛,这不仅符合徐霞客遇到狨时候的特点,还对其进行了赏析。
《游嵩山日记》中曾描写过“出洞北下,由西北行,石山从薄间,山俱林立圆耸,人行其间,松阴石影,参差掩映。又北一里,经石山西麓,见两洞比肩俱西向。辄扪棘披崖入,由南洞进五六丈,转从北洞出。其中宛转森寒,虽骄阳西射,而不觉其暑。出洞再北,仰望洞上飞崖,片片欲舞,余不觉神飞。适有过者,问之,以为王知府山。其西有林木回丛在平畴间,阳江西环之,指为王知府园。而沧桑已更,山峦是而村社非,竟不悉王知府为何代何名也。余一步一转眺,将转西北隅,思其西南有坳可逾,仍还南向,从双洞之左东北而登。忽得石磴,共一里,逾其坳间,磴断径绝,乃西攀石锷而上,静闻与顾俱不能从。所攀之石,利若剑锋,簇若林笋,石断崖隔,中俱棘刺,穿棘则身如蜂蝶,缘崖则影共猿鼯wú一种鼠。盘岭腰而西,遂出舞空石上,而为丛棘所翳,反不若仰望之明彻焉。久之,仍下东坳,瞰其北麓陡绝难下,遂寻旧登之磴,共一里,下西麓,而绕出其北。又北过一峰,其南有支峰叠石,亦冕云异。抵其东麓,有洞东向,亟贾勇而登,中皆列神所栖,形貌狞恶。从其右内转,复得明窍,则支窦南通者也。”“鼯”,鼠也。“鹄”、 “鼯”,均借鉴了动物的原始形态,并根据其外形特征进行描写,不断精益,已达到形似与神似。徐霞客在动物别称词描写形式中往往习惯于从直观上对事物作整体的把握,所以对许多动物的别称便有多来自于它的本质特征,并不断对其进行深化与细化。
3.5 别称词的文化内涵
3.5.1 显性特征
首先,《徐霞客游记》在为动物命名时带有明确的褒贬色彩。在某些动物别称中体现着徐霞客十分鲜明的价值取向和褒贬态度,这其中既有理性因素也有感性成分。如称甲鱼为“癞头鼋”,称虺为“大毒蛇”,称狮子为“灵猊”等。
其次,动物别称词中增加了神话故事传说。神话传说本身就是一种民俗事象,它同时也是动物别称词形成的一个重要来源。许多神话故事和民间传说都是通过动物别称词才得以继续流传的。反过来看,许多动物别称词的背后也都蕴含着一个美丽动人的神话传说。如“鼋鼍为梁”的神话故事。
第三,动物别称词中的地域方言特色。徐霞客游遍各处美景,在游记中“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的地域民俗特点描绘的十分突出。因此,在一些动物别称词中也体现着极为强烈的地域色彩和民俗风情。例如,老虎在明代被称之为“山君”,在西汉被称之为“李父”、在江淮南楚之间被称之为“李耳”,在现代南方则被称之为“老猫”等。
第四,动物别称词中的隐语特色。某些动物别称词还具有一定的隐语特色,这也是《徐霞客游记》所独有的特点。作为一种语言,构成谜语的比喻、借代、比拟、析字等手法已直接演化为动物别称词的构成方式不少别称本身就构成谜面或谜底。例如,称鼯为“飞鼠”或“飞虎”等。
3.5.2 隐性特征
     首先,潜在的信息传递。动物别称词在《徐霞客游记》中不仅仅是单纯的指示称谓符号,在其表象之下往往体现和蕴涵着丰富而又复杂的文化意蕴,它们折射着社会历史、哲学、政治、经济、民俗、文学和语言的方方面面。透过它,可以窥视出当代的政治制度、经济水平、思维观念、价值取向、民俗风情以及大众心理等各种隐性的民族文化。
其次,意义理解中的分割效应。一般来说,《说文解字》中越是重要的词汇,其语言的分割就会越细密,所形成的各种称谓也就越多。这一特征在《徐霞客游记》的动物别称词中显得格外地突出,也是《徐霞客游记》动物别称词异常丰富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像蟾蜍的别称词:蟾诸、去甫、蟾、癞虾蟆、石蚌、癞蛤蟆、癞格宝、癞巴子、癞蛤蚆、蚧蛤蟆、蚧巴子,这些充分反映了《徐霞客游记》中词能产性强、分类细密、构词手法多样、表义丰富灵活的基本特征。
第三,价值体系中的区别判断。在《徐霞客游记》中对于野凫这一动物,从不同角度可以有不同的看法。从积极、肯定的意义讲,有“福”、“野福”等称呼;从消极、否定的方面,则用“野鸭”等别名。还有一些称谓贬中有褒或褒中有贬,明暗不一, 含义广远,因时因地而异。
第四,历史演变中的标志效果。别称词与成语等熟语一样,往往产生于不同历史时代 ,带有不同历史时期的鲜明印记,是特定历史时期的标志。动物别称词的历史标志作用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动物别称的变化或对同一别称本身理解的变化标志着某个时代的演进和文化的发展。二是动物别称词本身记载着某一历史阶段整体的文化特征。例如明朝时期,随着社会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所以当时出现了资本主义的萌芽,然而,却又由于中国的将近2000年的封建文化,所以当时的资本主义萌芽并不象欧洲那样的健康正常地发展,相反,他还带有了太多的封建文化的特色。不断希望可以推翻封建思想,老虎代表着一种力量与勇敢,《说文》是汉朝,李时珍与朱谋韦都是明朝,却同样对虎的称谓会有这么大的区别的原因在于,了解一个动物,常常从它的外形、生活场所、生活习性等方面入手。因此也需要其在命名过程中的独特性,并采取可取的视角对其进行单个字或者单个语素的符合符号进行标示,如“山君”“大虫”等,这些都是对老虎的一种期望。
第五,直观的具象性思维。《徐霞客游记》中注重以徐霞客直观的思维方式来认识世界,习惯于以形象可感的思维方式、通过主观联想类比而给事物命名。这一点在用比喻手段构成的动物别称词中体现得尤为突出。例如,鼯的别称词就是“飞鼠”或“飞虎”等。这些比喻式的词语,使原事物变得更加形象生动,鲜明可感。
第四章 结语
4.1 全文主要内容及观点总结
4.1.1 《徐霞客游记》的动物别称词的研究结论
徐霞客是我国古代杰出的地理学家和旅游家。他一生满怀对祖国大好河山的热爱,足迹遍及现今19 个省市自治区,对主要河山的源流走向在其亲身考察、大胆探索的基础上多有研究,在自然地理学科的各个方面都作出了杰出贡献。《徐霞客游记》中,《粤西游日记》、《黔游日记》、《滇游日记》等是非常具有科学习俗价值的考察游日记。这些日记共占整个总篇幅60 万字的 80%左右, 其中关于明朝时期西南民族地区独特的自然、地理、习俗、动物、民风、人文方面的记载和描述十分详细,是研究明代西南地区习俗与民风弥足珍贵的资料。本文以《徐霞客游记》中对西南民族地区“动物别称词”的研究记载为研究起点,探索我国西南民族地区“动物别称词”的特色风俗,并总结动物别称词对《徐霞客游记》开发的启示。
《徐霞客游记》中多增加对某种动物别称词的形象化修辞手法,使事物更加形象化与美观化,游记也会因为这些修辞手法变得更加生动、形象与富有情趣。就像《滇游日记九》中,“又南为卧狮,在西南坳中,山形再跌而下,其上峰石崖盘突,俨然一如狻猊即狮子之首,其下峰颇长,则卧形也。”《游天台山日记》中“自宁海出西门。云散日朗,人意山光,俱有喜态。三十里,至梁隍山。闻此於菟即老虎夹道,月伤数十人,遂止宿。”等,均是通过不同的修辞手法增加内容的趣味性。
《徐霞客游记》中多运用各类隐性别称词对某些不想表达的事物进行避讳,如《粤西游日记》中“计欲反辄刘公岩,已暝莫能及,此时无论虎狼蛇虺,凡飞走之簇,一能胜予。”《滇游日记十一》:“沿西崖石脚,南向披丛棘,头不戴天,足不践地。如蛇游伏莽,狨过断枝。”等,通过借助其他景物描绘所要描绘的动物的别称词。
《徐霞客游记》中对不同的动物都有着不同的看法。例如《粤西游日记》:“鳖南宁颇大而肥,他处绝无之。”《粤西游日记》,“时方禁龙舟,舟人各以小艇私棹于山下,鼍扬子鳄鼓雷殷,回波雪涌,殊方同俗,聊资凭吊,不觉再热。”因为同一事物,在不同的人眼里,甚至同一人在不同的环境和不同时间里,都可能有不同的看法。或褒或贬,通过别称词,可以一目了然。
《徐霞客游记》的动物别称词和徐霞客语言的关系就是形式和内容的关系。一般说来,内容决定形式。它具体表现为特定的文化常把某种烙印加到语言之上。当然,最明显的是表现在语言的词汇平面上。”因此,对一种语言词汇的多角度、多层次的研究和分析,无疑又是了解使用该语言的历史的极为有效的手段之一。因为作为语言诸要素中最敏感地反映社会变化发展的“词汇”,它能象“化石”一般地保留着《徐霞客游记》在不同阶段的内容。
4.1.2 明代语言特点归纳
随着语言的逐渐发展,明朝的语言研究也逐渐开始偏重于古汉语方面的研究过渡,很多学者认为明代语言就是现代古汉语的过渡期,更是现代普通话的直接来院。近年来,我国很多学者也从不同的角度对明代语言进行分析和描述,但是从整体上进行分析,专门针对明代语言进行研究的书籍却是非人稀少。虽然明代流传下很多长篇、短篇小说、古籍,也为后人的研究体统了丰富的资料。明朝的语言是一个从文言文到白话文的一个过渡时期,有着较强的语言变化特点,也在其中产生了一些新奇的语言和词汇,其中就包括动物别称词。按照明代的系会学理论对动物别称词进行分析就可以发现一个特点,明代语言在创造词的过程中大多从组织语素方面分析新词,并从构词的角度对不同语素之间的别称词的构成方式进行分析。下面我们就从造词和构词两个方面对对明代语言中的动物别称词进行研究,并从中发现明代语言的特点。
明代语言善用借代词语造词。借体是以借体代替原本所要表达的本体,而本体则不会在其中出现。明代学者也将接待作为一种修辞手法进行使用。然而,随着对明代语言特点的研究,造词法也逐渐成为研究的热潮,借代词语便成为了借代造词的产物。从充当借代本体的语素的位置进行分析,借代词语可以应用在整个段落中,并代替本体,其可以具备替代作用,也可以起到替代语素的作用,这样就将明代借代词语分为如下几类:
1.整体式借代词语。这类借代词语的特点是词语以整体的身份代替同一个本体,在借代时语素虽不可或缺,但不单独起借代作用。如:以部分替代整体、以特征替代本体、以动作替代目的、以特称替代泛称、以具体替代抽象、以标志替代本体、以职责行为替代人、以器具替代本体、以处所替代本体、以服饰替代本体、以结果替代原因、以方式方法替代本体、以功能替代本体、以材料替代本体。
2.前代式借代词语。在这类借代词语中,起借代作用的是前语素,这类词语数量较少。如:以特称替代泛称、以处所替代本体、以具体替代抽象、以标志替代本体、以方式替代本体、以器具替代本体、以特征替代本体、以物体替代处所。
3.后代式借代词语。这类借代词语只有后一语素单独起借代作用,主要由以下几种借代方式产生,以部分替代整体、以具体替代抽象、以特征替代本体、以器具替代本体、以物体替代所在、以服饰替代本体、以处所替代本体、以特称替代泛称、以材料替代本体、以部分替代整体。
从以上分类来看,明代语言在借代词语方面多是借用本体和借体之间只存在其中一种借代方式。并且,偶尔还存在着多重借代的情况,其中只有一个与本体直接相关,其他借代方式则处于隐性状态,是产生词义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
词汇包括词和固定语。固定语又有成语、惯用语、歇后语等多种,它们都是词汇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在明代语言中不仅有大量的借代词,还存在数量不少的借代语,主要包括成语和惯用语两类。例如借代词的结构类型作具体说明,从语素间的结构关系看,明代语言借代词共有以下四种结构类型:
1.联合式。
1)名词。名词+名词,形词+形词,动词+动词。
2)动词。动词+动词。
2.偏正式。
1)名词。名词+名词,形词+名词,数词+名词,数词+量词+ 名词,动词+名词,副词+动词。
2)动词。副词+动词。
3.支配式。
1)动词。动词+名词,动词+形词。
2)名词。动词+名词。
4.陈述式。
1)动词
2)名词
明代语言在特点方面可以从造词和构词两个角度进行分析,分析表明,在明代,随着通俗白话文章的兴起,借代词语的造词方式更加灵活多样;与整个词汇系统相比,借代词语的结构关系也逐渐走向完备。
 
4.1.3 徐霞客语言特点与明代语言特点相比较结论   
徐霞客语言与明代语言中的词义系统作为词汇系统的子系统,其系统性主要体现为汇中存在多种多样的词义类聚,因此词汇中就存在多种多样的词族、词群。明代语言中存在大量含有动物名称的词语,其中蕴含着丰富的特点。
1)不同之处
徐霞客语言中很少有对外来词的吸收应用,有些外来词代表的事物是古汉语中本来没有的,因而也无所谓本称了。徐霞客在《徐霞客游记》中进行运用的时候,有意译的,有音译的,有音义结合而译的,或有方法相同而用字不尽相同的。这样,一种客观事物在汉语中便有了两个以上的译名,形成了一组同义词。而其中只有一个被接受为本称词,其他的便只能是它的别称词了。这在明代语言重视很少出现的。明代语言中由于动物本称词的根深蒂固,虽然外来词曾有过较高的使用频率,但最终也只能是作为别称词。实际上,这种外来词的使用,可以说是语言混杂的表现,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它们终于被无情地淘汰了。
徐霞客语言中很少有对古代典故的运用,而明代语语言中则是增加了对古代典籍的运用,处处用典,以示高雅,因而产生了不少使后人不易看懂的别称词。
2)相同之处
徐霞客语言与明代语言多运用借代、比喻、拟人等修辞手法为事物起别称,使动物别称词更加形象化、通俗化和美化,使诗文更加生动、形象、富于情趣。这方面的别称,可以说是一种雅称。
徐霞客语言与明代语言多通过一些委婉地方式避讳的目的。对一些不想直接表达的、可怕的、不吉利的事物或概念,往往会以别称词来表示,以达到避讳和委婉的目的。
徐霞客语言与明代语言多通过表达对事物的不同看法。同一事物,在不同的人眼里,甚至同一人在不同的环境和不同时间里,都可能有不同的看法。或褒或贬,通过别称词,可以一目了然。
徐霞客语言与明代语言多增加了感情色彩,一组别称词虽然表示的是同一本称,但各自带有作者的主观色彩,或褒或贬,黑白分明。
4.2 本论文的局限与不足

[正文图表略.]
【前程论文网(www.qianchengone.com),专业之手,论文必达,助你解除论文烦恼!再无论文之忧!】
  • 【责任编辑:前程论文网】
  • (Top) 返回页面顶端

前程论文网友情提示:

    1.本站刊登此文只为传递信息,不表示赞同或者反对作者观点。如果此内容给您造成了负面影响或损失,本站不承担责任。如果本篇内容涉及到您版权的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在收到您的反馈信息后会尽快核实并妥善处理。
  • 2.为了更好的服务各高校及有代写论文需求的大学生、硕士生、博士生,本站特别开设专家答疑服务,由权威人士为您解答代写各类论文的相关问题,并提供最专业的写作方案和建议。
  • 3.有关代写代发业务(流程),请咨询在线客服(代写QQ、发表QQ)。

服务指南

分类大全 代写范围 汇款方式
联系我们 信誉介绍 最新完成稿件

联系方式

代写咨询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发表咨询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写手加盟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怕骗必看<<<<<<<<
   本站标准化作业,分售前售后,
是为了让您得到更细致、精准、专
业化的服务,同时推出论文定期进
度查询工作,承载信任助您成功 !
加盟合作QQ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联系邮箱:qianchengone@qq.com